小程序&&公众号
资讯首页 二手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租房资讯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

透视新股 | 贝壳找房“自黑”:离“成功”还差得很远

2020-08-17 16:49:28 点击 评论

作者 | 王泽红

出品 | 焦点财经


8月13日晚间,贝壳找房成功在纽交所敲钟上市,股票代码BEKE。


本次敲钟仪式在北京、纽约两地以连线方式进行。北京时间21点30分,贝壳找房创始人、董事长左晖,联合创始人、CEO彭永东率高管团队,联合华兴资本、腾讯等投资人共同敲响钟声。


此次IPO,贝壳找房IPO发行价定为20美元,共发行1.06亿美国存托股,另可行使1590万美国存托股超额配股权,上市募集资金规模达24.4亿美元,总市值达233亿美元。


根据招股书信息显示,腾讯、高瓴、红杉、富达等均表示有意愿以首次公开募股价格参与认购贝壳此次IPO。其中,腾讯公布至少认购 2 亿美元的ADS,高瓴和红杉则分别认购至少 1 亿美元的ADS。


在IPO之际,贝壳找房发了一封信,分享了一些贝壳上市的思考和感触。信中提到:此时此刻,贝壳离“成功”二字还差得很远,如果说今天取得了一点点小成绩的话,那也是更大的、更宏观背景下的一个缩影,是长期主义的成就、是产业互联网的成就、是价值观的成就、更是产业里几十万普通人的成就!当然,也是每一位贝壳伙伴的成就!


敲钟仪式后,彭永东发表致辞,表示目前ACN已经变成非常“时髦”的词汇,而未来十年,贝壳会有更大的展。“贝壳从事的行业注定是非常艰难的选择,做难而正确的事情是我们这个组织的DNA。”


贝壳的“道”和“难”


此前在招股书中,左晖也曾给股东写过一封信,他语重心长,洋洋洒洒的文字中有回顾,有思考,有感悟,有展望。18年链家和2年贝壳,在贝壳找房赴美IPO之际,他情感流露。


左晖将贝壳的“道”总结为“做难而正确的事”。


这是贝壳理解并相信的成功之道,但是这条“道”也很难,左晖与贝壳内心很清楚,将之称之为“无产出期”。

这是一个新词汇,独属贝壳。释意为:一个“正确”的决定带来的不是收益的增长而是下降,当然这种下降是阶段性的,过了这个阶段自然会进入长期增长的通道,但是就是这个下降的阶段使得组织面对大量的考验,谓之 “无产出期”。


但贝壳人似乎并不畏惧,左晖甚至很豪气的告诉股东,“我们不仅仅对企业短期财务表现有信心,我们更关注长期能力的培养和建设,哪怕这些能力得到财务的回报很漫长,我们甚至对越困难和越漫长的回报越有兴趣。”


“正确”的事情往往比较艰难,左晖将贝壳的“道”和“难”,在招股书中坦然告知。


左晖将贝壳的商业模式总结为:仰赖于覆盖在社区周边的经纪人们,传递有价值的市场信息,帮助消费者实现“更美好的居住”。


这套商业模式的关键是ACN(Agent Cooperation Network),翻译为中文是“经纪人之间的合作网络”。它的出现,打通了贝壳MLS(房源共享系统)的房源数据,使得购房者、卖房者、房东和租客等能够与中介机构顺利进行住房交易。


对于这个由贝壳独创的ACN,左晖颇为得意,在写给股东的信中不吝赞美之词:


“在一个服务上,我们让多个经纪人共同高效合作成为可能,往往会在一笔交易中实现5个以上的角色共同参与,给了经纪人大量参与交易的机会,并得以在行业中沉淀下来,获得更多的机会。”


反映在交易数据上,2019年贝壳平台上超过70%的存量房交易均是通过ACN跨店合作完成。


招股书显示,贝壳找房2019年房产及租赁交易总额(GTV)达到2.128万亿元。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三个月,贝壳找房平台实现GTV总额9992亿元。


就交易额和交易量来看,贝壳是中国最大的房屋交易和服务平台,也是继阿里巴巴之后的中国第二大商业平台;此次成功登陆纽交所,贝壳找房成国内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。


截止6月30日,贝壳找房旗下拥有超过4.2万家门店,连接了265个新经纪品牌的45.6万名中介员工,进驻了全国103个城市。


但是,贝壳也有自己的“难”。招股书显示,2017年-2019年,贝壳分别实现营收255亿元、286.46亿元、460亿元。其中2019年较2018年的增幅达60.6%。


虽然贝壳的营收在快速增长,但在过去三年中,贝壳的净利润却一直在亏损,2017年净亏损达5.38亿元,2018年缩窄至亏损4.28亿元,2019年净亏损为21.80亿元。2020年第一季度,贝壳找房实现营收10.05亿美元,毛利润7083万美元,净亏损1.739亿美元。


这或许正是左晖口中贝壳的“无产出期”。


左晖持股42.4%,拥有82.8%投票权


此次赴美IPO,高盛、摩根士丹利、华兴资本、摩根大通等为贝壳的联席主承销商。


华兴资本,是贝壳找房联席主承销商中唯一一家国内投行,其创始人兼董事长包凡也是左晖口中“最坚定的战友”,在贝壳B轮融资后,华兴资本旗下华兴新经济基金曾连续3轮投资贝壳。“我们赌它肯定赢,”包凡曾说道。


除包凡之外,贝壳还有多位重量级“朋友”。


贝壳找房由链家升级而来,是链家和贝壳的结合体。在这个结合体的过往中,曾有多位“朋友”进出“贝壳”的“朋友圈”。


2016年,链接完成B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华兴资本、百度、腾讯、新希望集团、海峡资产、源码资本、经纬中国、执一资本等;2017,链家完成C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融创、万科、高瓴资本、腾讯、华兴资本、新希望集团等。


但是在2019年,万科、融创、新希望、腾讯、百度等22家投资人从链家撤出投资。同年,贝壳找房启动D轮、D+轮融资,参与方包括软银、腾讯、高瓴、红杉,总融资额超过24亿美元。


本次IPO前,贝壳集团管理层和董事拥有绝对控制权,共持有贝壳51%的股份,其中左晖通过Propitious Global Holdings Limited持有28.9%股份,但拥有46.8%的投票权,为贝壳找房第一大股东;首席执行官彭永东持股3.6%;执行董事单一刚持股1.6%;执行董事兼联席首席运营官徐万刚持股1.8%。


腾讯为其第二大股东,持股比例12.3%,领衔贝壳“朋友圈”;D+轮融资领投方软银旗下SVF II Shell Subco (Singapore) Pte. Ltd.持股为10.2%,高瓴资本持股为5.3%,贝壳找房董事、华兴资本首席执行官包凡持股比例为3.8%。


IPO后,左晖持股42.4%,拥有82.8%的投票权;腾讯持股为11.1%,为第二大股东,有3.3%的投票权。


软银旗下SVF II Shell Subco (Singapore) Pte. Ltd.持股为9.3%,有2.8%的投票权,高瓴资本持股为4.8%,有1.4%的投票权。


这些新进或留下的朋友,将“分享”贝壳此次IPO的盛宴。


声明:本文来源于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
用微信扫一扫,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热门楼盘